大眾攝影

探索與前行——TOP20·2019中國當代攝影新銳展在浙開幕

2019-10-31 Bing

?

2019年10月29日上午10點,由中國攝影家協會和浙江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辦,浙江省攝影家協會、《中國攝影》雜志社承辦的“TOP20·2019中國當代攝影新銳展”在杭州浙江美術館開幕。

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李舸,浙江省文聯副主席、書記處書記趙雁君,原浙江省文聯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副主席柳國平,原浙江省教育廳副廳長蔣勝祥,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河北省攝影家協會主席楊越巒,《中國攝影》雜志主編徐艷娟,《中國攝影》雜志副主編李波,中國電力攝影學會副會長蔡建平,浙江省文聯辦公室主任呂偉剛,杭州市文聯巡視員張友國,中國美術學院跨媒體學院實驗藝術系主任、空間影像研究所所長高世強,浙江美術館館長應金飛,著名當代藝術家王慶松,策展人凱倫·史密斯,評論家、策展人、《南方周末》圖片總監李楠,山西省攝影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武勇,浙江大學人文藝術學院副教授沈華清,浙江財經大學藝術學院院長邵大浪,浙江省攝協名譽主席周閏三,浙江省攝協副主席、青年時報副主編王芯克,浙江省攝協副主席、新華社浙江分社圖片總編王小川,浙江省攝協副主席、中國美術學院攝影系主任矯健,浙江省攝影家協會秘書長毛小芳以及主席團委員吳力、沈珂,杭州市攝影家協會副主席張望,各市攝協主要負責人,歷屆新銳展入選藝術家魏壁、邵文歡、范順贊、唐咸英、陳吉楠、陳見非、裘誠等,及本屆“新銳展”部分入選者與觀眾共同見證了展覽啟幕。

?

李舸在開幕式上發言 ?劉士斌 攝

?

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李舸在開幕致辭中總結了“Top20·中國當代攝影新銳展”自2011年創辦至今的意義,并對攝影的創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談到,中國攝影既應以深度介入歷史和干預現實而彰顯以圖證史的社會功能,也應以有重量的精神行動和批判性的人文立場去建構信仰體系,更應以獨特而創新的視覺呈現和影像語言展現出時代美學風范。伴隨著中國社會進入新的時代,嶄新的發展故事時刻卷裹著我們不停向前奔跑,傳統的視覺審美定式正在化作嶄新的影像表達在我們眼前流動不息,攝影創作的全新疆域正等待我們更加深入地去審視、去拓展。

李舸指出,在全民攝影的今天,一個攝影家如何去捍衛藝術的尊嚴,變得比以往許多時刻都要重要得多:“如何自覺地突破碎片化處境?如何主動地將自身體驗成為一根感知時代變化的神經?如何抵抗熟視無睹的慣性,在更加復雜和幽微的細節中,展開自己的生活實踐和創作實踐?”“傳統在當下被重構,如何直面藝術通過個人實踐得以靜水深流?”這些問題,會幫助我們建立重新認識自身創作的信心。新銳攝影師應該擔當起作為時代親歷者、見證者的責任。“親歷,意味著親身丈量,親自擦亮,以此發現新的時代和新的自我;見證,意味著暫時地遣散自我,使作品回到初心、到人民中去,發出有溫度、有血氣的聲音。”他希望廣大攝影工作者用自己獨特的視角、獨到的思考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弘揚中國精神,凝聚中國力量,努力創作出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民族的精品力作。

?

高世強在開幕式上發言 ?劉世斌 攝

?

本屆新銳展的評委之一、中國美術學院跨媒體學院實驗藝術系主任、空間影像研究所所長高世強在開幕發言里總結了本屆新銳展入展作品的主題,涵蓋社會關懷、觀念思考、本體語言,以及對時代的感悟和思考。高世強特別提到此次展覽出現的新現象:一部分作品呈現出了科幻感和未來感。由此引出了問題:一般的攝影藝術都是表現當下,那么我們如何呈現未來?或者說,攝影能否在當代以一種中國的方式參與對未來的設想與塑造?高世強之問也呼應了攝影群體對當代現實與未來構思的反思與責任。

?

陳海舒在開幕式上發言 ?劉士斌 攝

?

青年藝術家陳海舒作為參展者代表進行了發言。他認為,能夠參加這個展覽代表了一種責任。作為“新銳”,不僅僅應該專注于自己的創作,也應該利用自己的能力讓更多的觀眾走近當代攝影,了解當代攝影。

開幕式由浙江省攝影家協會主席吳宗其主持。

?

吳宗其主持開幕式 ?劉士斌 攝

?

“TOP20·2019中國當代攝影新銳展”的評選于9月20日結束。?此次活動共收到615份數字文件的投稿,其中有40份作品包含了紙質圖像。評委會經過初評、復評和終評三個階段的斟酌和討論,最終評出入選攝影師20人/組(其中一組作品的作者為攝影師組合)。10月1日,此次活動公示結束。

自2011年以來,“TOP20中國當代攝影新銳展”已舉辦4屆,當年的新銳,如今不少已是砥柱中流。在這個平臺上,“新”從來不代表年齡約束和從業經歷,“銳”并不限定影像主題與視覺形態,我們一直在挖掘的是那些對于攝影語言有著自由創新與探索,對自身和當代世界有著敏銳而獨特的觀察和思考的創作者。這些創作者的作品背后是對當代生活境遇的回應,他們從個人視野出發,因真誠而言之有物,并最終在公共話題中形成有策略和深度的共鳴;這些回應較為充分地掌控了攝影這個媒介的方向,并讓作品形成有效的合力。

對于“TOP20·中國當代攝影新銳展”而言,兩年一度的名單絕不是總結和休止。關鍵詞,是“期待”。不僅因為這20組創作者作品本身相對優秀,更是由于他們的作品飽含的生命力。而作為主辦方,我們將通過有效的展陳與圖錄,以及以媒體為出發點的深度呈現、研討與傳播,放大他們在未來堅持探索和前行的信號。這也是我們今天以及未來堅守“中國當代攝影新銳展”這項活動和平臺的動力和意義。

?

TOP20·2019新銳展入圍者與頒獎嘉賓合影 ?張關春、劉士斌?攝

?

開幕式結束后,參展藝術家為現場觀眾作了展覽導覽。開幕當日下午,入選攝影師與包括部分評委在內的專家進行了交流。

?

張蘭坡《巨人傳》展區 ?劉士斌 攝

?

盧禹凡《Make-Me-Beautiful》展區 ?李波 攝

?

鄧云《隕石》展區 ?何博 攝

?

汪瀅瀅《洄》展覽現場 ?劉士斌 攝

?

著名藝術家王慶松與入圍藝術家史陽琨交流 ?何博 攝

?

展覽將持續至11月17日,“TOP20·2019中國當代攝影新銳展”專題將在《中國攝影》雜志2020年第1期刊出。

?

?

參展藝術家及作品

(按姓氏筆畫排列,部分作品闡述有刪節)

?

王翰林《內啡肽的火焰》

內啡肽是一種內成性(腦下垂體分泌)的類嗎啡生物化學合成物激素。在死亡前大腦釋放內啡肽,也是人類在死亡前夕的一種自我麻痹方式。讓身體和思想進入平靜祥和的狀態,坦然接受死亡。

這是一段關于我的家庭的悲痛記憶。

父親在醫院暈迷一星期后醒來,告訴我這一星期里發生的故事和他看到的幻境。

通過對父親的手記和病歷的研究,我試圖去解釋究竟發生了什么。

通過父親的親身經歷與我虛構的攝影穿插敘述,作品不旨在探討死亡,也不旨在探討臨床醫學。但一切工作需要在了解科學理論之后,再內化后進行意象表達。而且父親在回憶錄中所寫的各種時間節點產生的現象也與真實的臨床醫學真實對應,存在目前已知的和未知的領域。

?

?

?

鄧云《隕石》

這是一組關于困境的作品,拍攝于日本。很多時候這種困境更像是一種不可違背的神秘的自然力量,小到生死,大到宇宙,對于事物的無常,我們總是無能為力。日本是講究物哀的國家,一草一木皆憂傷,我試圖通過這種觀念去尋找與困境和解的方法,而隕石則代表著這一過程。我們存在于世界上的這段時光,就好像隕石一樣,總是在墜落的途中。

?

?

?

史陽琨《Retrotopia(懷舊之邦)》

本人基于紀實攝影的創作方式,使用中畫幅和大畫幅的膠片相機進行拍攝,同時收集了大量相關的視覺素材,包括宣傳電影、歷史照片、日記本等,并通過對它們的再創作,結合當下的攝影作品來建構敘事。本人企圖通過紀實的影像去探索這些共同體下的烏托邦景象與個體現實生活,進而引出那些激進而保守、宏大且平凡的故事,以及正在模糊的記憶和時常矛盾的現實。

?

?

?

石真《Kwei Yih》

《Kwei Yih》是一個根植于我個人生活經歷的拍攝項目。在遠走他鄉的這些年里,我時常陷入一種焦慮和無助,因為故鄉已經成了一個回不去的地方。而那種懷揣鄉愁的心情又是幸福的,因為心底里還有個故鄉可以懷想和回望,不至于如浮萍飛絮,不知根的所在。

《Kwei Yih》并不僅僅是我一路走來的漫長記錄,也是一份關于回憶、幻想和自我安慰的生活答卷。

?

?

?

盧禹凡《Make Me Beautiful》

據統計,中國每年有一千萬人整形,以尋求一種稀釋自己“不夠美”的焦慮的快速療法。小時候有因為外貌而被嘲笑的經歷,我一直也對自己的外貌不自信,也暗自考慮過整形這個選項。

但美是什么?美的標準由誰制定?為什么會對變美這么執著?整形之后就會自信了嗎?

于是,我拿著自己的照片尋訪不同的整形醫院,同時也在線上和線下尋找有過整形和醫美等通過人工手段變美的人,試圖去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

?

?

?

劉書彤《劉書彥-劉山保-劉書彤》

劉書彥和劉山保是我小學和中學時期的“小名”,劉書彤是我證件上的名字。

隨著我對人生軌跡和生存規則的探尋,這種日常的重復性、規范化、模式化和現實生活的“互證”,讓我不斷的發現新的“大陸”,如羅曼羅蘭所言,生命中的這種反思猶如一次偉大的探險。這個過程充滿焦慮、痛苦和掙扎。

我用了一種司空見慣的疊加形式,嘗試梳理承載著自己生存記憶的時間碎片,也可以理解為自我認知、感知外界的旅程。

?

?

?

向承美《農民志:全家福》

這系列作品是關于中國6100萬留守兒童及其家庭現狀的思考。作品將四張照片裁剪以后縱橫交錯手工編織而成,分別是:留守兒童和看護的長輩在左邊,在外打工的父母在右邊,中間由家鄉到父母打工地的火車票連接,再和他們的房子作為背景經緯編織。火車票是聯系他們的紐帶,同時也是他們之間的距離,全家福,隔了車票的距離,其間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

?

?

湯凌霄?《處女座》

"處女座"組照是我2015年開始拍攝至今的女兒照片的專題——從幼兒園,到升入小學,這不長不短的三兩載時光,在女兒身上留下了變幻的印記。

這份印記,不止是尋常意義的“茁壯成長”,更多的,是恬靜如水之下,陣陣無形的波瀾。我們一面悉心呵護她,另一面違心約束她的天性,苛求她的乖覺,從而貼合“教育”、符合周遭、迎合整個世界······于是,我們和她的沖突不宣而戰,充滿焦灼。

我通過鏡頭時刻觀察著這份焦灼的所有呈現。歡樂的氣氛常常隱而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平靜中略帶傷感的面孔,甚至是看不見的面孔。桌子下面的逼仄空間,也許是她用來閃避周遭壓力最安然的洞穴,也許是她耽溺在內心小小世界中藉以蝶變的繭。

?

?

?

遲磊《此刻星辰不同往日》

我在淘寶上盡可能多地搜集到北京核心區的航拍素材,然后對這些視頻畫面逆向操作。在smart3D中所有圖像都會倒退一步,一顆名為WGS84的橢球將自動植入城市街道高樓大廈,高空俯視的二維畫面拔地而起,轉眼三維數字模型生成了。由于這些素材被匿名,并且遺漏了大量重要畫面和數據,導致所有數字模型的表面坑洼不平,甚至存在破洞。我保留下那些黑洞,對應著運算文本中的null,顯然它們的存在是合理的。

在點滅表層貼圖之后,模型瞬間顯露出豐富非常的數字肌理,如此按照失真數據一路搭建下去,我發現那些數字模型“碎片”仿佛來自一座怪異的巨構建筑。敲擊鼠標就能改變模型的所有變量,我希望它們看起來是均質的自由的,這樣才能匹配人類的幻想,它們可能深藏在地下某失重力場里,或是平行空間的重疊。

人們迷戀預測的神秘性,卻又總被巨大的謎團困擾。當人類暫時放下尋找地外文明的執念?,默認我們就是那個意外,盡管起點到終點只是一瞬間,但此刻我們還是唯一的。此刻是凝固瞬間的永恒,我們都是值得被凝視的,抬頭仰望星空,此刻星辰不同往日。

?

?

?

張蘭坡《巨人傳》

我構建了一根巨大權杖,它由繳獲的美軍炮管、廟頂經幢、歡喜金剛共同組成。從洞口最光明之處斜插進來。我關注探討著歷史上權力與民眾,英雄與凡人的復雜關系,在我看來,歷史可以被看成時間空間與人類之間彼此塑造的過程。在文明演進的沉積巖中,彌散著人性的油膩液體,它們像是由無數逝去的生命轉化而成的原油,深色血漿一般充滿能量,蘊藏著可以發光發熱的物質,同時又會遇縫則鉆隙、遇低則下流、暗黑粘滯,色斑污跡一樣,難以漂洗,無法清除。

?

?

?

張博原《我的塔里木》

“故鄉”,在日常對話時,似乎要在背負著某些東西的語境中才會出現,比如距離、味道、面容、溫度,還有遺憾。把它們加在一起,等號的另一邊,可能就是“記憶”。塔里木盆地是我出生之后幾乎不曾產生過記憶的區域,以至于難以確認身份的無根之感,讓在異國求學的日子變得難熬至極。

我與這空缺了的故鄉,能以何種程度而聯結,也只有將其補全才可知曉。于是我選擇南下,去見風物,品風味。于我而言,攝影除了是一種媒介、一種記錄方式之外,它也是一種選擇,一種更接近“記憶”的選擇。兩年多的時間里,我在塔里木盆地走走停停,用照片給不完整的故鄉,建立了一個“記憶庫”。而完整故鄉,卻是在“選擇它是故鄉”的一瞬間完成的。

我曾望著一雙見過樓蘭故城發現者的眼睛,聽他講述祖輩百年前的探險故事,也曾見過已沉睡三千多年曾美麗動人的空洞雙眸,看她的秘密被封入時間。每一只羊的肖像,都通向一個餐桌,每一只未系駝鈴的駱駝,都通向一個遠方。《我的塔里木》,是只有我能見到的塔里木,生與死,都是她注定要講述的故事。

?

?

?

張櫻瀚《人為黃土》

黃土千溝萬壑,沉寂又深厚,是中華文明歷史的年輪,又像地球皮膚的裂痕。人類曾經世代生活過的黃土地上,先民存在的遺跡與當代人類活動痕跡并存,新的景觀侵入最古老的腹地。

《人為黃土》是我對自然與人造景觀之間關系的探索,對自然環境與人類發展之間把握尺度的疑問,是尋找自己與這片古老土地之間關聯的旅途,也是我以4×5英寸大畫幅相機,力圖以攝影的語言寫下后工業時代,乃至人類紀時代的風景的詩篇。

?

?

?

陳亞男×呂格爾《生命之環》

煤是人類最早利用的工業能源。撫順,中國最早的“煤都”,曾經為中央直轄市。如今仍然面臨著資源型重工業城市共同的問題,經濟衰退,資源枯竭,人口流失。

生命之環是一個環形建筑位于中國東北撫順市,被寄予希望發揮振興經濟的城市地標引領功能。

?

?

?

陳川端《Restrained Orders》

城市、鄉鎮、山村,乃至人類活動所能延伸到的廣域空間內,許多日常瑣碎的景象都極易被忽視。那些生活在此的居民,人造的景觀,被修剪排列的植被,扭曲或被反射的光線,甚至是其他動物的生命軌跡,一旦將之剝離并嚴肅審視,這些物像便呈現出一種克制、嚴密、有跡可循的秩序感。“人造與非人造的物象仿佛都按照可預測的框架與軌跡,在目光所及之處運轉并生長。”

?

?

?

陳海舒《氣泡》

這個攝影項目是一個圍繞“水”展開的虛構故事,探討人類對自然環境的人工化,以及再自然化這一現象。

水是瑞士這個國家最引以為傲的自然資源之一。它既是自然風景的一部分,也是文化景觀的組成部分,同時也是重要的經濟和政治資源。在觀察到瑞士社會與水的復雜關系后,我基于歷史事實和想象創作了這個項目。項目采用了多種媒介,如照片、聲音、視頻采訪和現有材料,并用波蘭科幻作家斯坦尼斯拉夫·萊姆(Stanis?aw?Lem)的小說《索拉里斯星》中的文字串聯起來。這部小說描述了一個被智能液體覆蓋的行星,并討論了智慧、記憶以及人與自然界限的本質。

?

?

?

汪瀅瀅《洄》

因為幼年時父母離異,一直與生父疏離,家庭完整時的印象,除了極為稀少的支離破碎的童年記憶,便是母親偶爾提及的我的出生地——河北館陶。

在2015年,我踏上返回出生地“館陶”的“洄游”之路,試圖用影像探訪原生家庭尚完整時的線索,以完成對親密關系及自我身份的認知。

在對出生地、原生家庭的“再觀察”,“再整理”的過程中,影像、文字和涂鴉成為主要的與“自我”對話的方式。在一些剝離了色彩的地形風景的畫面上進行電子繪畫或舊照片拼貼,完整內心對“出生地”復雜而厚重的情感抒發;使用文字、涂鴉和圖像并置的方式,延展圖像敘事的語言邊界。整個作品中,并未出現正面的、清晰的父母或父母這一代人的肖像,這是一種不由自主的情感回避與疏離;而相反的,對出生成長在這片土地上的孩子們的肖像的正面記錄,卻似有一種“相同命運”的尋找和復刻。洄,是故土的召喚,更是內心長久以來跨越破碎家庭與自我的復雜情感糾葛的渴望。得益于影像所具有的對問題的重新梳理和思考的特性,在2015至2019年期間的數次”洄游“中,這組作品建構了一種呈現與面對原生家庭問題以及消化它的方式。

?

?

?

胡兆瑋《利維坦》

“利維坦”原為《圣經·舊約》中記載的一種怪獸,在今天這個數字化媒體化高度發達的社會,利維坦從肉身的怪物變成了巨大的機器,它指向不斷進化的信息與科技革命。作品講述了一座來源于人們所沉浸的虛擬的理想之城,因為一場現實中突如其來的火災,數據被無情地抹去了,就像那些消逝在歷史長河中的古城一樣,人們由此開始了一場數碼式的考古。如同現代社會中的伊索寓言一樣,它毫不掩飾地展現極其個人化的對近未來預期的焦躁恐懼,也同時強調了人們在互聯網和虛擬社交中對于真相的迷失,以及現實與虛擬間的倒錯的沉重關系。

?

?

?

胡涂《平行》

這個實驗作品起因于多張照片之間關系的研究。通常一組照片整合在一起,在主題之外往往涉及視覺相關性,這種視覺相關性是照片編輯的基礎。有意思的是,搜索引擎的程序開發也基于這種視覺相關性。因此,我拍攝了一百多張照片,試圖讓谷歌的圖片搜索功能搜索跟我上傳照片相關的照片,從這些關聯性照片中按照我的審美眼光去挑選“合格”照片。這些被挑選出來的照片看上去有很強的藝術性,好像是攝影家的杰作,做成一個作品集會感覺這是成熟藝術家的作品,但實際上它們都是漂浮于全球互聯網上的“碎片”,它們是無名的,也沒有道原始的語境。因此觀眾看到的照片沒有一張是我本人拍攝的,但每一張照片都跟我本人的照片相關。

?

?

?

黃紫白《蔣志偉日記》

這是一本虛構的日記。日記講述了蔣志偉在東澳島平淡生活中發生的一次巨變,再經過巨變洗禮之后這名25歲外來島民選擇了悄悄離開。日記上除了記載他在島上的日常生活工作,通過文字與圖像的細節描繪出了一個真實的島與真實的人。之后蔣志偉所心儀的女生與最好的朋友一起失聯,這件事給他帶了十分巨大的打擊。摧垮了他對于陌生海島的最后一絲信任。

作品中的圖片以帶有故事導演性的手法拍攝。作品最終呈現形式為偽檔案式的手工書,讓觀者切身相信這個是真實存在的,從一頁一頁假日記的偷窺中獲得信息。作品探討紀實語言與文字所帶來的真實性究竟有多少,表達了當代年輕人對于空間,人與人關系不確定性的迷茫。

?

?

?

潘曉春《異物》

對于我來說,這些照片代表了我們認識以外的事物,是我對未知的一種思考。

我將“異物”添加或者替換原本畫面內的物體,造就了一個自然界并不存在的物體或者場景。從“易物”開始達到“異物”的效果,達到既合理又異于常態的效果。

“異物”大多呈現為簡單的幾何體組合,這些幾何體存在于宏觀和微觀世界,是最純粹的,最熟悉的形狀,在畫面中,他們呈現出一種高度有序的未知。在我選擇的這些山河湖海、樹木鳥獸里,他們并沒有特定的指向性,僅代表了我們的世界,和我們居住的城市和鄉村等價存在著。

畫面中環境多樣化和“異物”簡單形態的對比;自然豐富肌理和“異物”表面無特征的反差;畫面空間感的錯失以及“異物”在畫面中強烈的入侵形態正是我所希望的效果。

?

?

asdjfaklsjfaslkf

評論(0條評論)
...

您還可以輸入500/500

熱門評論
查看更多

相關文章

暫無

雜志MAGAZINE

皮皮麻将可以赚钱不